《使徒行者》剧透 老港片的经典套路

2018-07-30 | 见丰网
阅读(

1905 电影网专稿 在 2014 年 TVB 港剧《使徒行者》中,五位隶属 CIB 的卧底失联,警署内部怀疑有"黒警"在高层潜伏,警司康 Sir 被害,临死前将五位卧底的安全托付给好兄弟卓 Sir,卓在暗中寻找保护失联的同时,带队智斗警队内鬼,最终成功肃清警队,击破政商勾结谋利的阴谋。

使徒行者,是指未经剃度就遭差遣的佛教徒

如此看来,剧版的立意与《寒战》多有相似处,捍卫香港法治精神,挖出警队内部"黒警",剖析内幕,在恶人面前讲求法律证据定罪,即使身边战友死一堆,也绝不冲动行事。电视剧中有一场官商勾结的秘密聚会,四位政界商界法律界的大佬"宋先生"密谋互行方便共赚大钱,阵势与今年《寒战 2》中梁家辉、张国柱、李子雄等人的密谋如出一辙。各自都有强调高尚的法治精神,对应了香港人精英层长期自我认同价值观的意思。

《寒战 2》中张国柱、李子雄

若是延续电视剧的主旨和案件编排,那电影版《使徒行者》会是类似《寒战》系列,又一部颂扬香港法治之作,可是导演文伟鸿,显然不满足"从木桶里拿苹果",他要直接"在树上摘"。

电影《使徒行者》无论故事还是人物角色都有了大变动,电视剧中五名卧底只有佘诗曼饰演的"钉姐"留存,再加上原剧反派"欢喜哥"起死回生加入电影版。电影主角阿蓝(张家辉饰)和少爷(古天乐饰)这对德贸公司的"头马",均为全新设置,而整个故事的重点已经从"法治精神"转变为"兄弟情"。

不管是那句疑似致敬《无间道》的"去桑拿",还是在巴西球场和妹记茶餐厅的两次"做兄弟,在心中"的口号式宣言,都颇具当年《扫毒》(2013)三兄弟高唱"势要入刀山"义气豪情风范。

电影里的"幼稚"桥段

大卫 · 波德威尔曾在《香港电影的秘密》一书中阐述"港片像大部分亚洲流行文化一样,都会有幼稚得无聊的时候。"

比如《重庆森林》里的警察家里放满公仔;比如《全职杀手》中反町隆史为心爱的女孩集齐世界各地史努比公仔;比如《热血最强》中拖着充气沙发到处跑的杨采妮。

《重庆森林》里的加菲猫

《全职杀手》里的史努比

这种独有的"幼稚"情节与暴力残酷对立而生,成为成人世界里温柔的惟一方式,在日韩暴力电影名家北野武、金基德作品中亦常有见。

电影《使徒行者》中,这种"童稚"的设置不但与警匪暴力呼应,更加四层递进,推动了全片情节发展。

--- 以下内容含部分剧透,请选择性观看 ---

第一层,张家辉和古天乐双雄刚出场,就撒开手大玩"整蛊"——逼对头东友集团 Boss 跳伞,随后嚣张飙车、滑板打鼓,魔方弹球,办公桌后的柜台摆满咸蛋超人公仔收藏,威胁炸弹实为八音盒,都透着股浓烈的老顽童气息,这时玩具还只为刻画人物性格使用;

第二层,公仔身上暗藏监视器,魔方的旋转位置证实卧底身份,玩具变成了关键道具;

第三层,在古天乐与 Q Sir 通完电话之后,将手中左红右蓝的"电脑奇侠"公仔丢进了垃圾桶。"电脑奇侠"这个漫画形象出自《假面骑士》创造者石森章太郎。故事中光明寺博士生前专门安装了良心回路的智能机器人次郎,帮助解决不受人类控制的机器人问题,这是一位徘徊在正邪之间的悲剧战士。"电脑奇侠"被丢弃的细节,呼应张家辉的卧底身份被古天乐知晓。

最后一层,回忆里张家辉饰演的阿蓝一句"我都想做回博仔",暗示了他与与已经遭到杀害的康 Sir 之间的父子关系。结合来看,长年卧底的蓝博文对玩具的爱好,也是对与父亲共处时光的另一种怀念。

电影里的暴力元素

很多论者认为,香港电影的跨文化力量主要来自其暴力元素。无论李小龙、成龙,吴宇森到杜琪峰,都是以暴力这种官能感受打造了香港电影的招牌。电影《使徒行者》里也有几场激烈的枪战,场面火爆,子弹横飞,构建了暴力快感的源泉。

其中一场枪战设计在巴西,进行毒品交易和枪战。巴西里约热内卢——也就是现在热火朝天举办着奥运会的城市。早在《上帝之城》《菁英部队》《人类之城》等影像作品里,就已经见识过其暴力泛滥的虎狼面目,动荡不安的底层世界贫民窟画面。

《上帝之城》中巴西里约贫民窟的少年

《使徒行者》中阿蓝和少爷刚开始跟毒枭交易的时候,镜头扫过几个当地"毒枭",搭配这种荒唐粗砾的张狂环境,确实增强危机感。再加上开始几个航拍镜头吊高期待,如果出现类似《飓风营救 2》在伊斯坦比尔那样,大街小巷的追逐戏份,巷战险隘的空间容易调动氛围。

结果冲突爆发后枪战的场景切换却单薄,而且相对开阔,人物变成了视觉的附庸——两个白衣服人夹在红蓝车中间,"涂鸦之城"的里约色彩张扬,有拉丁民族的热情奔放风情。但是暴力对决和地方特色的融合手法却不够巧,引得人注意力全在颜色上。再加上个汽车炸弹问题还倒不只这单一个明亮的画风,而是一种不协调的观感。

电影里女人的"作用"

电影版的《使徒行者》虽然是"双雄"模式的男人戏,但女性角色亦是不可或缺的"超花瓶"存在。

延续了电视剧的人设,佘诗曼饰演的钉姐,古怪机灵又擅于斡旋,是男性社群得以连结紧扣的关键"粘合剂",她这条线不但串起了 Q Sir、邵志朗和蓝博文,还有剧集里笑面虎"反派"欢喜哥,凑足一盘棋。

这个角色功能类似《无间道 2》中刘嘉玲饰演的大嫂,《窃听风云 3》中的叶璇。不同的是,以上两者在男性情谊里,最后都变成搞破坏的"搅局者",而佘诗曼则单纯是起维系作用,而且还一人之力抗下了全片笑点。

张慧雯饰演的保镖小英,可以对比电视剧中卓 Sir 的外甥女,是被归入男性社群的"义气"领域,模糊性别的存在,类似《PTU》系列中的邵美琪。

总体来说,影片故事与电视剧关联不多,即使没看过剧版也无大碍。只不过,这样一部在场景服饰上"用力太猛"的警匪片,显得重心失衡。反倒使得人物内心感情被过重的匠气给洗淡,纵有心思小聪明,不见义气雄心。

本文地址:http://ent.gxjf100.com/201807/68512.html


【责任编辑:阿诺】
分享到:
关键词: 老港使徒套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