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银翼杀手》世界中的复制人究竟是什么?

2017-11-03 | 见丰网
阅读(

(编译/柯基塔)《银翼杀手》及其续集《银翼杀手2049》这一整个故事的核心,是“复制人”。在电影中的未来,复制人是作为承担各种角色的奴隶劳工而被制造出来的产物。

但“复制人”究竟是什么呢?他们确切的属性在两部电影里都没有讲得太明白,尽管《银翼杀手2049》还是给了一些更清晰的信息。总的来说,复制人长得跟普通人类很像,但他们基因上经过设计,并且是人为制造出来。他们被当做是“机器”,但他们又跟我们想到机器人时通常会浮现的概念并不太一致。

在第一部电影中,复制人被用于从事那些人类无法胜任或是不愿从事的困难工作,比如说到别的星球殖民、参加战斗等类似活动。电影中出现的Nexus 6型号的复制人比一般的人类更强壮,而且至少跟其设计者拥有同等智慧。

里克·迪卡德

我们可以确定是,复制人是制造出来的生物,但内里并非是“终结者”那样的机器人。当里克·迪卡德(哈里森·福特饰演的主角)叫他们“机器”的时候,他们所指的是复制人是被制造出来的这件事。《银翼杀手》里的复制人被设计成寿限4年,这是为了防止他们反抗创造者,同时也是为了限制他们的情绪发展。

由于复制人“生下来”就是完全形态,所以他们没有像人类在孩童时期那样发展情绪的阶段,这令他们在年龄增长时会面临情绪问题。这也意味着复制人不会发展出完全的同理心,因此戴克和其他银翼杀手会使用一种测试同理心的“维特甘测试”(Voight-Kampff,来自原著《仿生人会梦见电子羊吗?》),来区别复制人与一般人类。

在《银翼杀手》中,复制人在地球上是非法的,并且有被称为“银翼杀手”的特别警察受命寻找、识别和强令其“退役”(处死)。

瑞秋会在《银翼杀手2049》中登场

创造了复制人的泰勒公司试图通过植入虚假记忆的手段,来让复制人变得更稳定、更接近真人。在《银翼杀手2049》中我们发现,被植入了泰勒博士(复制人的创造者)侄女的记忆的蕾切尔(Rachael),并不是寿命更短的Nexus 6型号,而是更新的型号Nexus 7。泰勒公司制造最新型号是Nexus 8,该型号拥有开放式的使用寿命以及植入完成的记忆。维特甘测试也随之遭到淘汰,取而代之的是复制人眼中的一串序列码,这令他们更便于识别。

杰瑞德·莱托饰演的华莱士

在越来越多的暴力和叛乱事件后(泰勒本人也被复制人杀死),复制人被宣布违法,泰勒公司也随之淡出商场。实业家尼安德·华莱士(杰瑞德·莱托饰)买下了这家公司,并且游说政府撤销对复制人的禁令。他创造出了Nexus 9型号,该型号的复制人一开始就被设计得比之前更加温顺。

巴蒂斯塔饰演复制人莫顿

在《银翼杀手2049》中,复制人仍然是基因上经过设计的人类,但是他们被调整得更不容易会反抗人类的控制。他们在很大范围内仍然被当做是社会的二等公民,人类利用复制人作为奴隶劳工到其他星球殖民,已经开创了9个新世界。

和上一部一样,《银翼杀手2049》的核心问题依然是:作为人类意味着什么,以及复制人究竟能不能算实质上的人类。

9块9包邮 天猫内部优惠券 领淘宝优惠券 见乐购,见了就想买的优惠折扣商品!
【责任编辑:阿诺】
分享到:
关键词: 银翼杀手复制人
网友评论
网友评论文明上网理性发言,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